• -------------------------------------记忆分界线--------------------------------

    差点,今天什么事都是“差点”,然后事态遁入冰火两重天。差点迟到,差点连累大家,差点自责痛哭,差点崴到脚,差点忘了......

    把存了好几个月的胶卷拿去洗了,很多预设的目标效果很差,但还是被另外突如其来的惊喜,当然,也伴随着难过,抵消掉挫败感。

    第二张应该还在炎热非常的9月,猪同学从广州来京,顺道探望,给她拍了两张,顺便给猫也拍,一个礼拜后,臭离开了。我当时确实想不起来最后一次给她拍照是什么时候,直到今天。

    还有夏小兽家的寿司桑,那陀我无比喜爱的银白混血猫咪,至今还记得他皮毛细润油滑的质感,以致一度埋怨自家的猫怎么那么糙。大概也是一个礼拜之后,这个白胖宝贝走了,上天收走这些美丽的东西,对他还是稍微眷顾,他离开的时候躯体完好,甚至只是像睡着似的。

    还有,第一张拿机子的是比我用F3好几十万倍的某同学,半是温馨半是情色。

    都差点忘了,幸亏快门一按,一切封锁入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