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记忆分界线--------------------------------

    差点,今天什么事都是“差点”,然后事态遁入冰火两重天。差点迟到,差点连累大家,差点自责痛哭,差点崴到脚,差点忘了......

    把存了好几个月的胶卷拿去洗了,很多预设的目标效果很差,但还是被另外突如其来的惊喜,当然,也伴随着难过,抵消掉挫败感。

    第二张应该还在炎热非常的9月,猪同学从广州来京,顺道探望,给她拍了两张,顺便给猫也拍,一个礼拜后,臭离开了。我当时确实想不起来最后一次给她拍照是什么时候,直到今天。

    还有夏小兽家的寿司桑,那陀我无比喜爱的银白混血猫咪,至今还记得他皮毛细润油滑的质感,以致一度埋怨自家的猫怎么那么糙。大概也是一个礼拜之后,这个白胖宝贝走了,上天收走这些美丽的东西,对他还是稍微眷顾,他离开的时候躯体完好,甚至只是像睡着似的。

    还有,第一张拿机子的是比我用F3好几十万倍的某同学,半是温馨半是情色。

    都差点忘了,幸亏快门一按,一切封锁入心。

  • puss in the closet

    2009-06-08

    ---------------------------懒和贱的分割线--------------------------

    连续几天都在听同事说来京速走丢狗的惨事,心中戚戚,不过我家养的是猫,只要门窗关好注定得老死家中的。点知到北京不到半天,这两陀粪蛋就给我上演密室蒸发。

    故事是酱紫的:做了个恐怖恶心结局的wet dream,惊醒过来觉得还是不要赖床的好。以往常的惯例,起床开门后,猫们都会蜂拥而入,把我前呼后拥一番就开始不要脸地上床撒欢。但是今天推开门,只看到米高贼头贼脑从猫厕所里探出来,因为时间关系大便都没埋好就出来了,臭则完全不见了踪影。

    不正常。这个家伙虽然有严重的抑郁症和肌肉怠惰症,早上跟人打招呼的习惯从来没有改变过。我第一个想法当然是丫躲在某个角落熟悉环境去了,但我的新家最优秀的地方正是在于没有什么可藏匿大件物品的角落,即便受了几天苦,减肥初有成效,但以比其他猫较肥硕的体型,家里仅余的几条墙角旮旯她是无论如何都挤不进去的。理性分析过,心里还是放心不下,就把各角落搜索了一遍,同时想起他们俩昨晚一直在扒拉柜子,臭甚至成功扒开了我房间一道极不易开的柜门,后来被我活活拖拽出来。晚上睡觉的时候,鬼知道他们是不是又在做这种探险。于是,再把厅里大大小小的抽屉柜子都打开,呼喊一番,又掏了一遍,猫毛都不见一条。

    我开始惊了,现在只剩波波和我的房间还没搜索,但二猫断然是不会进我房间的,事因前晚已经做好所有门禁措施,冒着被憋死的危险,我连窗缝都没打开。波波的房间只有堆满杂物的阳台可疑,但搜索的结果依然是零。我已经急了,一边拍打一边叫臭的名字,虽然她可能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叫什么。找了一圈又一圈,门缝、桌底、柜顶、鱼缸、冰箱......没有还是没有。似乎只有一种合理的可能,就是她在波波上班的时候顺便逃家了。

    但波波在电话里言之凿凿说没有猫跟着她出门。她留下唯一有用的线索是臭早上进了她房间在她脚边晃悠了很久。

    我想起我那可怜的同事,在路上足足找了三天才把狗B找到。但臭再肥终究不能跟狗比,一来她是抑郁症患者,出去不会给人打交道,本猫又娇生惯养,人不一定给她好吃的,猫有可能会对她施行先奸后杀;二来猫这种动物是信不过的,她对新家也没有依恋,跑出去了就不指望找得到家的味道循迹而归。

    已经穿好衣服预备出门找了,甚至连招贴用哪张照片也想好。我断然不信丫会人间蒸发,但也不愿意因为自己疏忽害她死在某个角落。想想还是应该把房子再搜索一遍。好吧,又是一圈,门缝、桌底、柜顶、鱼缸、冰箱,加洗衣机......又是无果。但这次我在波波的床边发现了猫的小脚印,这家伙必定在这里耍过,但喜欢柔软物体的她却没在床在留下什么蛛丝马迹。我绝望地再试着打开衣柜,没有,衣服都叠得整整齐齐,一切都像没发生过一样原地不动。

    从搬进来后,我就觉得这房子怪怪的,老气得像快死了一样,却老有幽幽的动静。比如现在,好端端的衣柜怎么会发出一起一伏、咕噜咕噜的声音!

    慢着!这......像哮喘病一样的.......咕噜咕噜......分明......是......臭......的呼噜声~

    循声而去,果然在衣柜里听到更重的咕噜咕噜,不管了,翻来叠好的衣物,一丛毛茸茸的东西扭过来看我......

    贱货正盖着人家洗好的被单睡觉!

    真难为你跑进门重成这样的衣柜的最深处给我色拍死,好吧,找到你,这个生日还是蛮快乐的!谢谢贱猫1号!

    --------------------------于己无关的分割线------------------------

    P.S. 猫不可信证据:贱猫2号米高在我找臭的时候一直传递虚假信息,比如对着某些特殊的方位喵喵叫、死命扒拉、凝视且蓄势待发,结果证明他只是趁机在玩。而我竟因为轻信,纵容他在我床上上窜下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