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eborn

    2009-06-08

    ------------------------------------岁月催人老的分割线-------------------------------------

    感谢你又默默地承受了我长达一年的折磨

    虽然不完美

    但你有时真的是最棒的

    总在我放弃与这世界互相猜忌之前

    迅速投入另一场游戏

    有时你是A

    有时你是B

    你们的博弈让不耐心的我继续观望下去

    继而看到了最疯癫华丽的风景

    我还有很多事情没做

    并且期待

    所以,希望你A、你B继续斗争,继续依存

    维持我的生命

  • why why why

    2009-06-06

    ----------------------------------------梦与醒最好有分割线-----------------------------------

    北京。第二天。

    失眠的问题越来越严重,尽管身体很累,回到家里还是坚持把所有衣服杂物该洗的洗了、该收的收了。多久没这么勤劳?克制动脑子的欲望,切断思考变成焦虑的过程,失落感来自一样的地方,我不想往后看,因为知道那里有自己承受不了的重量。

    但偏偏在背脊有了个把过去和现在联接的标识。这算是自嘲么?

    A说,不可以忘记,你之所以是现在的你是因为你经历过的所有事情;

    B说,什么都没发生过,你是新的,他们也是新的,你可以挑选要还是不要;

    从迅速保护自己的角度来说,B是对的,不知道亏损在哪里就不会感到遗憾;但我还是在强迫自己做那种所谓坚强的人:连这个都受得了,你还有什么搞不来!

    但那种坚强似乎要建立在完整了解自己的基础上。在飞机上又看了一次"Vicky Christina Barcelona",有句台词第一次看的时候也记得,但这次就真正的听进去了:Christina还不知道她想要什么,但这次她知道她不想要什么了。

    所以坐在铁塔下草地的时候,几乎确定自己更应该生活在所有地方,而不是留守一种可能。因为永远无法确定这种可能是否应允顺从于意愿,也许也会疯狂变质。糖太多也会腐蚀牙齿。这样是有点麻烦,也有点悲哀:为了到达一个对终点,必须尝试所有错的中转站;如果错的站点太多,是否能够能在最后一班车抵达前赶到又是另一个问题。这是最基本的两个选择,已经够让人头疼了。

    选择这里,绝大部分是无可奈何;后来有一点变数,又让人觉得可以尝试。结果是在接连不断的失眠里逼迫自己动起来,不能深思,不能深思,不能怨恨,不能怀疑,如果目前做不了心地单纯快乐的人,起码做个不胡思乱想的人,以免被自己毒害。

    吃了药。“你不需要对任何人倾诉,因为你没有什么值得倾诉”。两年前也是这样自我洗脑过。

    极度想念巴塞。那个万般可能集一身的地方,化荒诞为传奇,疯狂即合理的地方。一切被认为是损害自己的方式在那里都得到宽恕,也许这样定义自由很肤浅,但尝试所有可能,不也只能是浅浅地掠过吗。

  • counting down

    2009-05-20

    ---------------------------------情绪颠倒的分割线---------------------------------

    Cannes, day 8.

    每天清早去Majestic拿场刊,看着封面的数字每天累加一点。竞赛圈20陀片,说话间就剩下不到6部了。今年比去年貌似过得更容易,也更快,也许是因为不需要为那些不知着落的采访和发布会奔走,我只需准时准点去电影院报到,别睡着,回来想想怎么跟人家说这片是好还是不好且让人家明白。

    从尼斯到戛纳那天本来还计划每天一小记,把工作里没记录下来的想法随便写一下,点知转眼就剩四天了,当然还要怪这个死鬼大巴,维修个头,我真的曾经很有诚意地开过页面准备写的。

    那,从现在开始吧!

    倒数...预备...起!

    day 8:

    Ingrolorious Bastards

    directed by Quentin Tarentino

    关于片子:《致爱丽丝》有N个版本,坏人塔伦蒂诺的版本也是最坏的,西部黄沙里瑟瑟发抖待宰的爱丽丝啊~我这样残酷又爱热闹的人,当然喜欢电影院华丽丽大爆炸的高潮戏啦!作为一个爱电影又爱显摆的人,塔伦蒂诺在女主角巨大无比的阴笑里点燃上千堆胶片,杂种们像打狗一样扫射德国人,这场荡气回肠的屠杀啊,把犹太人妖魔化到一个境界了。

    丫也真不把大牌当大牌使,基本都是脸谱式人物,各归各位,导演中心制,该死的长得再帅也得马上死得稀里糊涂(比如Michael Fassbender),漂亮妞,如果没有Uma那种复仇女神范儿的,美到仙女一样也要死得很荒谬。代替张曼玉演复仇女神的Mélanie Laurent很惊艳,冷冽的巴黎女孩,抹腮红的姿态俨然是去杀敌了。最后那段恨的宣言梦魇一样让我爱。

    个人评分:

    (刚刚大巴还很有诗意地提醒亥时,早安眠,瞬间就成了大利东北这么俗的话...现在是下午5点半,大家已犯乏,对面传来阵阵呼噜,外面是暖暖阳光,噢...所谓阳光海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