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rama 2

    2011-10-25

    有的词,相安无事的时候听到简直得要忍不住笑。比如“无处安放”?连脂肪亦可以按自己意思增减,有什么是不可堆积或销毁的?

    所以到遭遇了这样的情况,才对着满坑满谷的回忆和情绪无所适从,尤比要搬家时从箱子里抽出大量竟然已经没什么印象的半旧新衣,它们安静地躺在那里好久,默默宣誓侵占任何可用空间,交换条件是第一眼看到时那声“好美!”,到头我却忘了原来说“好美”是那么容易,积攒和清理却一再破坏美感。

    小卡在我的脊背摸索了一阵,她说不知道我有没有自带重启键,我笑说,倒是希望有这个东西。

    最简单的方式,是按所有人说的那样忘记。

    但是要忘记什么呢?每一次分别后,都要否定一次,到死那刻,你我期望依然有赤子之心,我却不愿意我的单纯是用狠狠地划掉错乱、走偏的部分来获得。后悔是一剂臭味四溢的安慰剂,出发点等同于对不起,但效果比前者让人无法拒绝地反感,既然好歹都是一起选择的,自打嘴巴何故捎带扇另一人耳光。

    忘记需要的感受和需要这件事,否认-如果不行,也必然要压制、伪装-需要,忘记听一遍便记到深深处但最后落不了脚的承诺。然后再问,接下来可以如何?

    除了活下去,还是活下去。不知前后左右地活下去。

    “每个人都在寻找快乐,但为什么这个过程总是如此痛苦?”

    幸福都只在瞬间强大,欲望却总是吃不饱,只有自灌冷水才能牵制后者,矛盾的事情却也是如此:尖酸刻薄不相信,幸福便低到泥土之下;向这个世界示好、索要,却也得冒着被赠一手大便的风险。

    “所以,每次伤害后,你会变得更实际。”

    选择一种不再孤单的生活,要用数据和可确切描述的条件来精确计算,那要爱来干嘛?

    我回答不了这个问题,从内心我就否定这样的命题、并希望自己不可为不认同的东西做垫脚石,只是看着你变成那样唯恐失望的人,我也只觉得自己无药可医,

    只能活下去,随时满脸笑容地迎接猝死地活下去。

  • 如题,比游记更好写的,当然是攻略啦。

    im back!

    巴塞罗那,我们更喜欢叫它巴萨。
    搞得好像很亲昵、很熟悉,其实不过是第二次来这里。离上一次造访刚刚好是一年的时间。
    第一次去巴萨是因为神经快被电影节的工作压断,要去一个只有各种美好期待的地方缓释一下。但第一次出行完成得并不顺利,差点半路夭折。凭着坚强的意志和那笔预付的房租,终于还是抵达了。我对巴萨的好感都来自六、七年前在一本杂志上看到的高迪专题,来膜拜高迪的建筑以及高迪被撞死的那条路,就成了那一程的主题。不管了解还是不了解高迪或者建筑的人,必游之处固然包括圣家堂、古埃尔公园、米拉公寓,高迪固然是巴萨最大的珍宝(所以他们现在还尝试不让圣家堂成为人类历史上最大的烂尾楼),巴萨的人岂能只活在高迪一个人的天才之下,以巴萨为出发点,加泰罗尼亚地区的特色,语言、饮食、人们的脾气,我只能用“好玩”一词形容,当然“好玩”有让人心情舒畅的一面,也有危险、或者让外人觉得生不如死的一面。
    作为一个胆子还算大的人,我对它的“好玩”留恋不已。圣家堂的工程据说被一家美国建筑公司承包下来,有望在30年后完成。在第一次离开圣家堂的时候,我面对着地铁站里广告牌,默默许愿:三十年后再见。
    结果,一年后,我又来了。
    而且这几乎是个想都不用想就做好的决定。因为把年假全花光了,也有了更长的时间来确认加泰罗尼亚的“好玩”之处。
    出门在外,有人在旅游,有人在旅行,两者的区别在于谁想看得更多一点;“多”也不在于是不是比同机的人还多跑了一处毕加索博物馆,同行的朋友小雷很认真地告诉我,“你知道的越多,你看到的就越多”,但很惨的是,我对加泰罗尼亚的认识除了高迪,只有乔治奥威尔的《向加泰罗尼亚致敬》,而且一直没看完。我甚至连联赛都不看,勉强算个动物保护主义者,所以像斗牛、西甲之类西班牙风味我都只是模模糊糊有个轮廓。但是,当游客是个很丢脸的事情,他们的集体高调出现只会滋长小偷强盗作案的信心,打击有志往风景摄影方向发展的年轻人的信心。我想,反正卡片机质量都很差,直接跟旁边的游客要个联系方式,让他回家传自己一份就好了;既想玩得地道一点,又懒得研习当地文化的人,不如由着自己的爱好,走上了一条介乎于游客与旅人之间的路。

    饮食、住宿、交通、购物是游客也好、旅人也好都必须解决的问题(尽管重要性排序未必相同),也将这四大问题贯穿在每日的游荡路线上:

    Day 1: 尼斯-巴塞罗那


    说是Day 1,顶多只能算半天。我们中午一点结束了在戛纳的所有工作,退了公寓,坐一小时即达的快线巴士到了尼斯机场,开始长达6个小时的漫长等待:尼斯离巴萨很近,只需将近一个小时的里程,但我们搭乘的廉航必须在半夜12点出发,因为每个人都背着电脑、相机、摄像机等器材,从尼斯机场到老城还有差不多半个小时的车程,大家商量了一下还是决定痴痴地等,毕竟尼斯的老城亮点不是在山上就是在海边,像我们这样跑单帮的造型去观光也会让路人很不解。

    在等待的半路,负责订住处的朋友跟民宿的老板娘通了一遍电话,确定到达的时间,对方还会到加泰罗尼亚广场接我们。这个老板娘姓俞,她的民宿在巴萨旅行过的留学生和穷华人很有名,之后俞阿姨还将陆续登场,且上演特别的戏份。民宿一开始并不是我们最理想的落脚点,实际上如果语言不通,巴萨也不是一个适合单独旅行的地方,一来回家后会被爸爸妈妈责备为什么所有照片都没有你,二来巴萨的小偷强盗猖獗(它和马德里是西班牙小型犯罪的高发地区,不过大城市治安不好难道不是全世界都颠沛不破的真理吗?),一个人在拍照、购物、甚至等车都会招来横祸,小雷的朋友,一个大老爷们儿,就在我们出发不久前在市内最繁华的兰布拉大街上被抢劫了。


    如果结伴超过三人,最佳的落脚点是公寓。5月西班牙刚进入旅游季,总体来说即便是在旺季,这里一般能容纳4人以上的公寓价格都比较适中,甚至在位于兰布拉大街附近的大教堂一带,一个带阳台的两居室每日租金平摊给四人也不过是12-20欧左右。而即便是位于巴萨市郊的宜必思,每日房价都要70欧。我对公寓的偏爱从第一次去巴黎就开始了,价格倒不是主要原因。进入一个城市,有什么会比先进入一个当地人家更保险呢?我们在巴黎的第一家公寓位于著名的红灯区-也是以文化胜地-蒙马特区,中国干部们考察最爱去的红磨坊就在那一带,当然我们几个傻孩子也干不了什么坏事,就只能沿着山腰的石板路走到过去的制高点圣心教堂张望一下半边巴黎夜景。去年在巴萨租住的公寓恰好在哥特区的中心,离大教堂只有五分钟脚程,到兰布拉大街或者树立着哥伦布瞭望塔的旧港也大致只需走十分钟。因为夹在市井中,围绕着公寓的是有人彻夜尖叫,哥特区几个广场后面都是狭窄的穷街陋巷,夜店和餐厅散落在横七竖八的小道上。总有传说小巷子里是劫案高发地,曾经试过夜行到半夜,从那些扎满洞洞、来历不明的年轻人中间穿过,好像也从没受过什么威胁;如果呆坐在房间里流着汗,听楼下音乐和人声沸成一锅粥,也会猛然有想买杯酒、加入其中的冲动。

    圣热梅广场,它在等它主人抽烟。

    国外放租的公寓一般会布置得跟真正的家一样,除了有餐具、烹调用品、洗漱用品,有的房东还会放置一点食物和旅游指南、杂志什么的。除了要面对每日见长的垃圾、没人整理的床单,房客在公寓里能享受最大程度的自由,公寓也是模仿巴萨地道平民生活的实验室;只是订房程序要比酒店复杂得多,这也是这次不得不住民宿的原因,我甚至一度萌生过订Holtel Continental的念头,这家正正驻扎在兰布拉大街上的酒店可是乔治-奥威尔在西班牙内战期间呆过的地方。说来,再有性格的城市都很看重名人对其评价,巴萨对乔治-奥威尔很敬重,因为他在内战期间从记述者变成工人阶级革命的一份子,他对彼时加泰罗尼亚自治政府倒台的同情也让加泰罗尼亚人把他当自己人;乔治-桑跟肖邦在马洛卡岛苟且了一个冬天,却因为把那段不甚愉快的故事写在《马洛卡岛上的冬天》里,被那里的人恨得半死。话又说回来,大家都是阶级弟兄,但Hotel Continental一晚近一百欧的价格还是很让人纠结;而因为小雷迟迟定不下行程而错过了下订单的时间,我们最后只能在电影节快结束的时候临时改订民宿。

    663在网上的论坛找到俞阿姨的联系方式,在这之前我们曾尝试订LP上推荐的另一家青旅Alberg Hostel Itaca,这家青旅以亲切的价格和服务取胜。位置很好,也是在哥特区大教堂附近的小街巷里,每个床位一天大约20欧-25欧左右,房间是类似集体宿舍式的结构,也有稍小一点,可容纳四人,在他们官网上可以看到旅店里相当毕加索的涂鸦,旅店还提供厨房给房客煮食(到了西班牙才能理解自己做饭是多么愉快的一件事)。但因为我们订得太晚,老板在邮件里他们没办法提供5天以上的床位,而且要求订房要先付房费,这对已在法国的我们来说其实很不方便,因为对方需要银行汇款,而不是PAY-PAL结账。俞阿姨成了我们的救命稻草。

    说到这里,飞机也终于在半夜12点半到达巴塞罗那机场。偏偏因为飞机稍微晚点十分钟,我们拖着一堆行李疯跑到车站,就目送着最后一班开往市区的大巴开走,绝望间差点去打了车,俞阿姨在电话里告诉我们还有夜班车可以坐到加泰罗尼亚广场。结果这班车晃晃悠悠到了目的地,已是一个小时后,想到如果是打车,该跳过三位数了,暗暗喊了声“好彩...”

    我的路盲症让我永远分不清楚无法在白天和黑夜里认出同一条路,所以经过加泰罗尼亚广场的时候,我尝试辨认出去年那座挤满了小孩的大喷泉不能。俞阿姨一来就说我们好可怜,然后要帮我们拿行李云云。这种场面简直油然而生母亲般的温暖。但是每个妈妈都有恐怖的一面:俞阿姨的民宿在离加泰罗尼亚广场将近十分钟脚程的Urquinaona(后来轻松上阵时,我们发现这两个地方确实距离非常近,但在提着行李盲目行走的时候,大家都有种找不着北的漫长感,663忍不住抱怨怎么还没到,就被阿姨呛声了。在离开前我们才得知俞阿姨是狮子座,于是也不难理解为何她总是步履匆匆、在完全不懂西班牙语的情况下经营一家民宿五年之久,也明白为什么她不准我们不吃早饭出门、不准我们不跟着她教的路线出门。一个狮子妈妈,正如小雷所说,必须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至于“狮子妈妈”俞阿姨和她的民宿,我们在第二天睁开眼睛的时候会看得更清楚,也说得更明白。

    --------------------------------------知心姐姐的分界线------------------------------------------


    关于订房:巴萨公寓的订法跟租房子一样,需要走完整的合同签订流程,如果找到靠谱的房中介,双方沟通顺畅,通过在线看房(无非是看看照片什么的),就可以互传合同样本签名,然后通过pay-pal之类的在线支付宝付钱,至于是先支付订金、见面再结算全部房租,还是一次付清,就要看合同的具体条款。以我的经验,和房中介商量先付部分租金是可行的,但最好能说服对方见面再付款,除了信用问题,也因为从国内汇款很不方便,不是每个银行都接受私对公汇款,这里还不算汇款必付的手续费。

    欧洲订房网站推荐:http://www.holiday-rentals.co.uk/ 我在这里找到戛纳的房子,他们也经营欧洲各地区的租房业务。

    酒店订房:www.booking.com 信息齐全,且有中文,但酒店毕竟是酒店,价格就放在那里了。

    关于青旅:个人觉得,旅行最不应该浪费钱的地方就是交通和住宿,青旅在欧美经营得更成熟也是因为他们对旅游业视界更宽泛,知道穷背包客的经营潜力。巴萨青旅价格跟一般物价一样,比欧洲发达国家比都要低不少。集体宿舍型的青旅,20欧一个床位的价格在阿姆斯特丹要么只能住市区的十人房,或者郊外的露营区,而且不提供床铺、洗澡房、独立厕所、无线上网和早餐。至今我只在东柏林见过跟这个价位比美的廉价旅馆。也因为青旅物廉价美,在旅游季开始前一个月就有可能被订满,俞阿姨是个热心人,所以会尽量安排多点床位不断接受新住客。但住客本身要考虑清楚是否能忍受跟超过三个人挤在三十平米的空间,是否介意一大早跟别人挤厕所、是否不喜欢一大早就听到楼道有人放绕口令一样的西班牙语广播。LP上推荐的青旅价格和品质都不错,但如果不通西班牙语,甚至连英语都不懂的话,最好在入住前搞清楚关于价格、住宿空间、服务方面的细节。

    俞阿姨的美山贴心旅馆:http://chinameishan.spaces.live.com/

    联系电话:(0034)932 459 960 (固定电话) (0034)651 483 234 (手机)

    关于机票:欧洲廉航非常多,尤其很多城市当地的航空公司,比如带我们飞往巴萨的Vueling。从法国飞巴萨的廉航公司大概有五、六家,几乎都是半夜出发的,价格从50欧到100欧以上不定,Vueling是我们当时找到最便宜的一家,加上16欧的保险和行李费(每人限带一件行李上机,多一件,如在20公斤以内加收10欧,超1公斤再加10欧,而且必须在订票时就要注明加带多少行李,因为费用会直接加到机票里。如果到了现场再加,钱可不这么算了),我们最后每人花了近八十欧。欧洲廉航和国内一样,价格会逐步增加,晚了一个月订票的小雷结果比我们多花了近千在机票上,尽管我们坐的是同一班机。如果从国内出发,建议定一班比较便宜的飞机到申根国家,比如北京飞巴黎,遇上淡季只要4千多就可买到来回程,然后再定从那个地点飞巴萨的廉航机票,去其他地方亦然。
    有朋友喜欢坐火车游欧洲,去年我也尝试从法国坐火车到巴萨,结果相当噩梦。因为法国铁路工人罢工跟吃饭一样再稀松平常不过,像我们这些不通法语的人就只能干吃哑巴亏,从戛纳到巴萨要经过三趟转车,我们错过了第一趟,导致后面的车程全部错乱,还遭遇被售票人员晃点,坐错了往巴黎的直通车。再从北部往南部跑,票难定不算(从巴黎到巴萨的车一天只有不到三趟),还要经过十几个小时的颠簸。这件事情直接导致我对法国铁路系统的极度不信任,而对比过价格,廉航有时比欧洲之星之类的火车更便宜。

    我比较喜欢上http://www.cheaptickets.com/订廉航,但针对具体去处,可以直接股沟目的地的cheap flight。

  • ---------------------------额滴神啊-------------------------

    如果每天必须要发生一件事来挽救我的悲观主义,那今天一定有且只有它了!!!!

    "Martin Scorsese’s “Shutter Island” and, in a premiere that is sure to spark considerable interest due to the filmmaker’s recent legal troubles, Roman Polanski’s “The Ghost Writer,” are among the first seven titles for the Competition of the 60th Berlin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 A total of 26 films will be selected for the Competition section of the 60th Berlin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 Further Competition title confirmations will be announced in January 2010. "--- from IndieWire

    我忽然不胡思乱想了,忽然人生充满希望了,忽然觉得所有的烦恼都不是烦恼了,忽然之间,都是忽然之间啊!

    星座预测说,2010年的双子座能旅游一次就要抓紧时间旅游一次,因为去过的地方可能以后不会有机会再去了。我想,错过了那么过次,你总还是要落入我的魔爪,被我抱一次大腿的吧!!!趁你还活着,趁你还自由,趁你还在拍电影、我也还在混这行,大神啊,我们就抱一次吧!

    北京啊,看来一时半会我是走不开的囖...一再犹豫,差点忘了这个简单甚至有点傻又不大靠谱的目标,可当它激灵一现,眼前就是一片光明,好吧,可能不是一片,起码也是一线。